中国申请IPv6表现不积极,不到美国的1/10 – Windows7之家,Win7之家

Win7之家:中国申请IPv6表现不积极,不到美国的1/10

4月7日,APNIC (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)主席Paul-W
ilson在北京表示,“目前,支撑全球互联网应用30年的IPv4地址池离枯竭点更近了一步,全球互联网向IPv6网络的过渡刻不容缓。”

今年,中国三大运营商IPv4地址都将正式告罄,IPv6作为一项解决当下IPv4地址危机的下一代互联网技术,有望突破长期以来政策主导发展的局面。

IP地址枯竭的话题,在业界已是“老生常谈”,学术界不遗余力地呼吁发展IPv6应对IPv4地址枯竭,但久闻楼梯响,不见君下楼,IPv6对于老百姓和广大网民来说仍是似懂非懂的纸上谈兵,“IP地址荒”背后的真实现状究竟如何?
IP地址亚洲基本告罄
4月15日,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宣布,IPv4地址资源仅剩下最后一组。
虽然余下的IP地址已经不多,但这并不意味着企业和运营商将争抢剩下来的这部分存量地址,APNIC总裁PaulWilson向记者表示,企业是不能争夺剩余IP地址空间的,种种迹象表明,IP地址枯竭的信号仍将促使企业在未来12个月中积极申请IP地址并部署相应的应用。“亚太区是全球首个无法满足IPv4需求的地区。”
PaulWilson称,目前APNIC的分配策略是完全公开透明的,最后一组约1650万个IPv4地址将会“限量供应”给网络营运商,所有新成员和现有成员只要符合目前的分配原则,都将有资格最多获得一个「/22」IPv4地址授权。
从目前来看,1024个IP地址的数量可谓非常“微小”,很难应对大规模商用,仅够科研机构等小范围应用,也就是说,事实上,亚太区IP地址已经基本告罄。
物联网或成IPv6杀手应用
IP地址就像空气、水对地球一样,是互联网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性资源,没有人能想象因为IP地址不够,自己的电脑在未来某天会像私家车那样实施“单双号上网”政策。目前,IPv6是业界公认解决IP地址枯竭问题的“良药”,一句广为流传的话形容IPv6“可以为地球上的每粒沙子都分配一个IP地址”,更不用说电脑等上网设备了。
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2是目前所知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采用纯IPv6主干网,连接全国各地200余所高校。
上海交通大学网络信息中心姜开达回忆,上海交通大学是第一批参与建设IPv6高校,目前交通大学的IPv6网络已经稳定运行了十多年。之所以IPv6仍未引起业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,姜开达认为,“许多应用没有跑起来,IPv6仍缺乏杀手级的网络应用。”
姜开达强调,对于网民和老百姓来说,IPv6是“透明的”,从某种意义上说,在IPv4上网与IPv6上网并没什么两样,但创造一个适应IPv6特性的杀手级应用对IPv6发展大有益处。他认为,物联网或许将成为推进IPv6爆发性增长的“杀手级应用”,物联网对IP地址消耗量非常大,目前看只有用IPv6才能满足。
IPv6更便宜、更安全
不过对此,许多人并不以为然。私网地址等技术的应用从很大程度上延缓了IP地址枯竭的速度,如目前几乎全球所有运营商开展的3G业务都应用了IPv4私网地址,对IP地址的消耗量很小。
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,目前他们机构申请IPv4地址已经足够用,“在可以想象的未来都用不完”,为什么一定要IPv6呢?
而另一位企业CTO则对记者抱怨,如果上马IPv6网络,那么他们原有对企业网络的安全监控机制将全部泡汤,如公司对员工邮件和MSN上网等方面的审查都将无法实现,“我们老板是不会答应的。”
PaulWilson对此表示:公平地说,私人网址等技术是短期到中期的解决方案,但是最终保持高度复杂的、电信级的私网地址IPv4网络,将比部署IPv6更加昂贵。长远来看,上述问题都将得到解决,IPv6的发展将与上述问题相辅相成地解决。
姜开达认为,IPv6网络如果能更好地应用IPSec安全机制,在安全性方面比IPv4网络有大幅提升。如应对现在互联网上泛滥的DDos等网络攻击,IPv6网络能有更好的整体安全表现。姜开达举例,“就好比写信,IPv4网络下,寄信人不写自己的地址或伪造地址也能将信件送达收信人;而IPv6网络在增强安全机制下,寄信人信息必须填写,那么整体网络安全性也就随之提高了。”一些在IPv4网络中存在的难以根治的安全问题可能在IPv6网络中也不复存在了。
对话 APNIC总裁PaulWilson 记者:中国近年来从APNIC获取了多少IP地址?
PaulWilson:中国2010年总共分配到了4500万个IPv4地址,占全球的18%,排名第一,这说明中国在宽带和无线服务领域的高速增长。近年来,中国获取IPv4地址数量一直处于全球前两位。
记者:亚洲的IP地址何时彻底耗尽?
PaulWilson:在未来几年中这是不太可能的,新的机制保证了分配的延续性。
记者:IPv6地址申请方面全球情况怎样?
PaulWilson:近年来,美国的申请数一直排名第一,且连年持续高速增长,2007年至2010年末,美国一共获取了超过16亿个IPv6地址。而中国则表现不够积极,2010年中国分配到9000万个IPv6地址,排名世界第32位,仅达到美国的约1/10。

为应对IPv4地址池枯竭,中国有关部门正在制订发展以IPv6为基础的下一代互联网整体计划。据透露,国家将通过政策框架引领、明确路线要求、鼓励试点应用、丰富用户服务等多种措施全面推动下一代互联网发展部署。而被国家发改委列为重大支持专项的下一代互联网规模商用计划,今年将全面启动。

IPv4地址今年将告罄

从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获悉,最近,APNIC从全球仅剩的7个A的IPv4地址池中成功分得2个A
(约3200万个IP地址)。APNIC等机构预计,IPv4地址大约会在2011年8月耗尽,目前全球IPv4地址剩余仅为2.52亿,不足6%。业内认为,我国应尽快实施IP地址过渡的战略部署,推动IP地址从IPv4向IPv6地址过渡。

在日前举行的2013全球IPv6下一代互联网高峰会议上传出消息,2013年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的IPv4地址数将正式告罄。实际上,从去年开始,电信运营商就已经开始消化存量IP地址了,今年将基本用完。

截至去年底,我国IPv4地址数量达到2.51亿,远远落后于突破4亿网民的需求;我国IPv6地址达到394块,但仅为巴西的1/200、美国的1/40,德国1/25,排名全球第13位。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专家指出,IPv4地址空间仅够支撑未来一年的使用,中国进行大规模IPv6网络部署已无退路,因此必须加大IPv6地址申请力度,避免基于IPv4网络时代的掉队再次重演。

北京邮电大学教授、APNIC(亚太地区IP地址分配机构)执委马严向记者透露,我国目前已拥有的IPv6地址数量排名世界第三,在全球已分配的IPv6地址占据11.58%。而在三年之前,中国分配到的IPv6地址数仅9000万个,排名世界第32位,还不到美国的1/10。

专家对比了我国和这些国家在IPv6地址申请上的差距,我国IPv6网络部署规划和地址申请的国家力度显得薄弱。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IP地址分配主管赵巍说,“主要差距在于我国缺乏IPv6地址应用的统一规划进程表;同时因为各个ISP分散申请,申请单位提不出大规模的需求计划,不仅分配不到大块IPv6地址,还会因为缴纳会员费和申请手续费双重费用造成成本居高。”

从第32到第3,中国只用了短短两年多时间。“三大运营商前两年申请了大块的IPv6地址,一下子就把排名冲上去了。”马严表示,由于中国经济形势向好,三大运营商用户基数巨大,所以IP地址分配机构有理由将如此庞大的IPv6地址分配给中国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
*
Website